我有房源
当前位置:首页 全部资讯 浙江楼市黄金时代后 绍兴楼市从业人员现状如何?

黄金时代后 绍兴楼市从业人员现状如何?

  • 2018-10-06
  • 来源:
  • 编辑:
  • 5475
      近日网爆某房产公司奖励营销团队巨额现金的图片在业内疯传,然而这一旺销项目背后的从业人员令人艳羡的状态,几乎是这些年来不曾出现过的。更多的情况是,房产销售人员多数在低迷的市场环境中艰难地摸索着。

      风光时

      售楼员开着宝马奔驰上班是常态

      曾几何时,房产行业意味着高收入行业。在楼市上行的时候,售楼员是一份令人艳羡的工作,打打电话,签签合同,就有丰厚的收入。特别是绿城、滨江这样的大企业,售楼员年入百万的情况比比皆是,当时房子不愁卖。而这样的企业的诚信度高,给予员工的承诺奖励兑现(绍兴有些企业老板缺乏契约精神,不按合同办事,发现房子卖得太好,自己要多支出不少佣金,就感觉有点心疼,连忙更改考核标准)。像绿城前几年都给集团销冠额外发放500万元现金,羡煞众人。

      在绍兴房产界,曾任玉兰花园和百合花园营销总监的吴昊天成为房产营销人员的成功范本。大学毕业进入绿城以前,他原本在柯桥康郡卖楼,2009年年初跳到了玉兰花园项目。当时大行情很好,加上本人为人谦和热情,善于揣摩客户心理,在2009年吴昊天一人就卖了4亿元左右的房子,当年的收入过百万。之后他一路高升,从玉兰花园销售主管,到销售经理,绿建绍兴片区营销经理,目前已经升任蓝城集团执行副总裁,主管营销。

      在蓝城集团的新晋员工培训中,吴昊天也成为励志的版本。但他也坦言,营销这份工作是越来越难做。

      现状:有售楼小姐转行做外贸

      有楼盘今年才卖了两套房

      王青是宁波人,在绍兴求学,两年前毕业留在了绍兴。开始在袍江一家房产公司做办公室行政岗位。半年后,天生要强的她主动要求做销售人员,公司也答应了。因为外表清新,待人得体,虽然项目整体卖得一般,但她个人业绩还是比较突出。去年6月份,她被柯桥的一家大型房产公司挖走,干了一年,现在辞职在做外贸。主要原因是她觉得这个行业竞争是在太激烈,还有就是没有什么积累,有点吃青春饭的感觉。因为有着良好的外语底子,她现在做外贸还算顺利。

       王小姐是市区某老牌房产公司的销售主管,近期正准备辞职去另外公司。这个项目今年才卖了两套房。究其原因,老板不肯投入,也不肯降价,就是等客上门,俗称“装死”。公司原本宽裕的资金也比较紧张,还有几块土地也迟迟不能开工。

       不少代理公司冷暖自知

      “转发一下政策,时而吹嘘一下房价将再次上涨,呼吁周围朋友抓住机会,置身到下一场买房卖房的‘战役’中去。”这是前段时间不少房产代理公司经理微信圈里专门发送的内容。

       最近两年,绍兴的房产界刮起了一阵“代理风”。代理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不少公司的负责人都是以前大开发商的营销经理乃至营销老总,大家都是看好这一行的“钱途”。但也不是每个代理公司都赚钱,那些拿到好的项目的还能赚钱,而一些难卖的排屋楼盘或者新区楼盘就很难说。一些代理公司在经营一段时间后主动要要求撤离,因为坚持不下去了。

       条件越困难,则创造条件克服困难。行情不好,作为第一线的工作人员——房产销售更需加倍付出,尤其是那些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代理“雇佣兵”们,这边说辞还没背好,那边客户已经驾临;白天极力游说,晚上誓师大会;不仅要与竞品楼盘比拉客,还要与自身团队分组PK;好不容易冲上销冠,却因为小组落败,黯然失色……这样的现实太多太多。要问房产销售是怎样炼成的,不如问房产销售是怎样熬出来的。

      电商之路还能走多远?

      电商是限购期间的产物,在大城市流行一时,在绍兴也有一些项目在涉“电”。相关从业者又对其有怎样的思考呢?

     “电商已经过了黄金时期,我不敢说电商还能活多久,但目前来讲仍然是主流,仍然是网络媒体最赚钱的方式。”这是一位从事电商工作的网络媒体负责人的观点,显然他已经看到了电商的短板和局限,只是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比起刚开始电商的纯粹,现在的电商更像是博弈,项目不再独家授权电商,而是多家电商同时操作,由一家媒体牵头主营,其余若干家媒体分销的形式,认筹的金额越来越小,从以前的存3万、5万到现在的存5000~20000元不等,“资金池”明显缩水,电商能分到的羹有限,分成方式也是各不相同,有按比例的,有一口价的,统筹过程错综复杂。

      最为关键的是线下成本增长不少,户外、短信、派单,都是要钱的。
上下篇